亲爱的,这是个秘密

是什么样的美丽约定,让我们走在一起。或许是关于冬天的你,也或许是关于春天的我。  ——题记

在一个冰雪初融的时节,在那条满目枯黄的林道上,在一个人际寥落的清晨,在陌生的你的面前,得意得哼着歌的我一脚踩在冰上,然后狠狠滑倒在你面前。

我记得那时,自己摔得很痛,但却忍着没哭,只是赖在地上不起来,还好心情地仰头看着天空轻笑着。

然后还是年轻男孩的你穿着一身米色风衣走到我面前,用你特有的清清冷冷的声音问我:“你不起来吗?地上很凉的。”

在你走近我的时候,我便已把目光转向了你。

其实在摔倒之前,我就知道身后有人在跟我一起向前走,就知道身后的人有着几乎跟我相同的步调。那轻轻的脚步声,合着我的步伐,甚至合着我的心跳,可我却一直忍着没有回头看你。

我望着你,只觉得自己的笑意慢慢溢出眼角。

我一手抚住胸口我越来越快的心跳,一手伸向你,样子可怜兮兮地说:“脚好像崴到了。”

“没关系吗?”你弯下身子,清透的眼只专注地放在我一个身上,然后把我小心地扶起。

我记得我晃了下身子,然后你立即接住我差点倒下的身子。当时我的右手和你的左手紧紧相握在一起。

你的手心冰凉,我的手却火热。

然后你呆呆看着我足有两分钟。

你当时大概以为我是因为脚伤才没有站稳,其实我是因为靠你靠得太近,我因此晕眩了。后来我告诉了你。你说你当时根本没有想那么多,只知道看着我的眼睛竟再也不能移开。于是我红了脸,笑容却甜蜜无比。

你终于醒过来,却只是淡淡别开眼,说了声抱歉。

我说没关系啊,只有你把我背回家。我可怜巴巴地望着你。

你被我的样子逗笑了,脸部的线条一下子变得非常柔和。于是我知道了外表冷淡的你在笑着的时候会是多么多么的温柔好看。

这次,换我呆望着你。

你说,你很少笑,天性就是如此,可你却在第一次见到我,便露出了绝少露出的笑容。你还说,你从没见过这么爱笑的女孩,似乎从见到第一眼起,便一直笑到了尾。

我醒过来时,你已弯下微显清瘦的背,就等着我伏上去。

你背起我后,我伏在你背上轻轻说道:“我叫秦子凡,你呢?”你说:“严凌。”

后来在回我家的路上,我们几乎没有怎么说话,只有我偶尔响起的指点回我家路的声音。伏在你背上时,我的心跳变渐渐缓和了下来。我待在你的背上舒服极了,甚至差点睡着。

难以忘记你背着我敲我家门,父母来迎接时那诧异至极的表情。

你面上自如无比,礼貌地向我父母打招呼,却直到把我扶着坐进了客厅的沙发,才肯松手。

你说,在见到你老婆的第一天,便见到了自己未来的丈人和丈母娘。你还说你实际上,在那时不知为什么就是紧张的要死,紧张到动作僵硬,僵硬到松不开我的手。我说,在你走后,我的父母当晚就嘀咕了一夜。我看着你说,我的父母当时就有直觉你可能抢走他们最爱的宝贝女儿。你温柔地看着我,把我拥入了怀中。

后来才知道,原来我们同住一个小区,离得极近。只是你的学校在城东,我的学校在城西。不过,同上高一。

我便经常到小区附近散步,总是能遇见你,然后我主动给你打招呼。你就说,一起散步吗?我们渐渐地熟了起来,我经常去你家找你玩,名义上是向学习成绩总是出类拔萃的你讨教。我们的成绩也的确一直很好,即使后来和你陷入热恋,成绩也从未耽误而保持优良。我们的父母都很开明,从没有限制过我们的交往。

那一天我永远记得,因为那天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刻。

小区迎春花开遍,你在花海中向我微笑。

我深深看着你,眼一眨不眨。

你的脸渐渐红了。

你说,早在最开始认识我,就明白我抵抗不了你的笑容。因此你那天努力笑着,用生命去开出一朵最迷人的笑容。

我喜欢你,你,可不可以,也喜欢我?

我听见你的声音低低地说。你即使告白,语调也依然保持着你一贯的清清冷冷,只是你的脸红了,身体也因为紧张而轻微的颤抖。

你说当时其实笃定我也喜欢你,不会拒绝你,只是就是忍不住地浑身颤抖。但你坚决否认是因为紧张,而是因为一种莫名的期待而浑身战栗。

我们正式成为恋人后,每天美好得都如做梦一般。我们更加亲密,更加快乐,更加幸福,更加心有灵犀。只是因为在不同的学校上学,相处时间只有在上学前和放学后,总觉得思念,总觉得相处时间太少,恨不得能时时刻刻都能和对方在一起。因此自己当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一考你所在的东区学校。做你们学校的插班生,还要考进你们学校最好的班,当然要应付极其难的考试。我有一阵总是天天带着黑眼圈,就是因为那时每天都温书到很晚很晚。

当然,最后,我成功地考进了你所在的东区学校。可你呀,却在同时考进了我原来所在的西区学校。

我们在各自学校无论如何也遍寻不着对方,后来知道真相后,各自是多么的既失落而又甜蜜啊。

你拉着我的手轻轻地说,真是巧。

我笑着说,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哦。

我们异口同声,是“麦琪的礼物”。

我们深深地望着对方,一时静谧极了,觉得我们的心灵从没如此靠的这么近。

然后你便轻轻亲了我。

我说当时你真大胆,那时我们周围可都是人啊!你说当时哪里注意到这些,当时你只能看得到我。

后来我们安心地在对方学校上学,都觉得对方与自己已难以分离。

可后来又面临了大学填志愿的问题。我不想离家太远。你却对南方的一所名牌高校志在必得。

商议、讨论、争论、一直到最后的争吵。

无奈,在高考即将来临的春天,我们定下了一个约定:上完大学后,如果我们依然深深地喜欢着对方,那么就立即结婚。在此之前,我们决定,暂时分开紧握住对方的手,让时间与空间来考验我们之间的爱。

约定成立的当晚,我躲在屋里哭了一夜。

你说,你没哭,只是整夜失眠。你还说,你舍不得离不开我,非常非常舍不得,只是不得不。

于是,高考完,我们暂时分开,向对方说拜拜,都各自表面潇洒地各奔前程。

我说,待在大学后才一个月,我就后悔了。南方怎么了?只要有你在,怎么样都可以。你也说,你来到南方学校报到的第一天,你就后悔了,一想到以后四年都再难以见到我,胸口就窒息的难受。

永远都忘不了报到后当晚给对方立即打的那通电话。我们各自抱着电话躲在宿舍的被窝里,一面互诉相思之情,一面泪流满面。

我说,我在大学四年里,简直就是个修女,没参加过一次联谊,没谈过一次恋爱,即使有个念头,也会立即被一直电话联系警觉的你察觉到,怎样也要立即从南方飞过来盯着我,最好我只好不断讨饶。我虽想见你,但怎么舍得你留下那边的课业。学校是那么的欣赏你,我怎么舍得你给学校留下一点点不好的印象。你说,你更委屈,你被无数个女生追过,但都一一拒绝了,甚至后来有传言说你喜欢的其实是男生。

大学毕业后,春天的约定到了兑现的时候。因为知道这时,我们依然深深喜欢着对方,并且只喜欢对方。我们的父母也乐观其成。

你说,你等这天等了好久,甚至做梦都经常梦见。

这天,你把整个餐厅包下,桌上摆着鲜艳的玫瑰,桌边有悠扬的小提琴伴奏。你一身白色的西装,手中拿着钻戒跪在我面前,看着我的眼神是那么美丽,你用着我最爱的清清冷冷的嗓音轻声说:“凡凡,我爱你,嫁给我好吗?”

我说,你不知道,你当时简直帅得毫无天理。不但我的脸红了,周围的女侍者也都红着脸偷偷看着你,然后偷偷瞪我。

你说,你也不知道,包下那个昂贵的餐厅,花了你整整三个月的薪水。你并不是为了摆谱,而是想告诉我对你有多重要。

后来结婚,生下我们的孩子,那是世上最可爱的女孩子,她一天天长大,直到现在,她已经可以背着书包,蹦蹦跳跳地自己去上学。

我们的女儿经常缠着我,要我讲我和你之间的故事。我就一点点地慢慢地细细地轻声给她讲,她总会瞪大她清澈的大眼,喊着好浪漫啊!你就躺在旁边的摇椅上,轻轻地微笑。

我刮着咱们女儿的小鼻子,说,小乖乖,你才是我们浪漫的及至啊。女儿歪着头一脸茫然。我但笑不语,你睁开眼,和我温柔对视。

某天,你突然问,我们相遇的那一天,你啊,是不是故意摔倒的?

我又笑了,说,亲爱的,这是个秘密。

作者:梧桐坠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