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话版《再别康桥》

轻轻的我窜得唠,
就好像我不吱声地哧过来,
我晃悠晃悠地招招手,
跟天西边的云说拜拜;

河西边的金色的杨柳,
是我家的盼西,
波光里头那个背影,
撩得我心里头直痒。

插在烂泥巴里头的茅草,
淹到水里头摇头晃脑啊啊呜呜的。
泡在康桥下头的水里头,
我恨不得当根草算唠。

树下一扑拉子不是什么泉水,
是把彩虹捏烂塞在浮萍中间,
划水下来的是花花绿绿乌七八糟的梦?

找梦阿是的啊?
抱根竹竿儿,
往草棵子里头杀过去,
塞了一船光亮。

我想唱歌但是又来尿了,
不放闷屁的是笛子萧说再见,
连夏天的虫子也不敢跟我比古,
今晚康桥有点儿小郁闷!

轻轻的我窜得咯,
就好像我不吱声地哧过来,
我挥一挥我的老头衫,
连片天上的云都不造枝。

樊尧矣。_deLeTE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