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回忆填满残缺的幸福

远古的风,弱弱的吹着。它吹散了往事,它吹破了记忆,它吹向了远方。

常看花开花落,就怕缘起缘灭,我们的故事印证了这句话。悲剧散场的故事,往事跌落一地,幸福已干裂,永远都回不了那段纯真,那季,没有秘密的时光。人生,就这般无奈,流星划过夜空,留不住的是那些珍贵而又短暂,回首却不敢道离别的往事。

用心唱,唱什么?唱歌声凄迷,有关爱情的史诗,都与我无关。风花雪月何时了,用泪叹,叹什么?叹哀声委婉,有关的风月的史书,都是我触摸不到的。舀什么来消弭内心的挣扎。往事那些零碎,点点滴滴都是我一辈子的浅唱。珍藏却难藏哀愁,丢掉却难以释怀。

用回忆填满残缺的幸福,用过往弥补内心的空虚,用我炙热的内心,缅怀那死去的爱情,怀想那年,小桥流水,渔舟唱晚,火辣辣的情愫蔓延苍穹,幕已成色,黄昏下你的爱意是多么晶莹,远方的你已给了我足够的深情,此时此刻,我想让自己化为尘埃,宇宙中的,银河外的。零落在无人知晓的,无人提起的地方,没有生命的存在,亦只有那颗心,扑通扑通的微响,微亮,这是什么现象,也只待有人来发掘摆了。

也许前世是我欠你的,等不及你那五百次的回眸,匆匆走远,或者说,我们缘份已散,尘埃落定。你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,欢笑一场还带悲伤,空梦一时却已铭记,梦里我们执手同走天涯,笑声悠长只羡鸳鸯不羡仙。现实让我重审了爱的高度,如果我的世界因你而感动,那是因为我不在把过去当作伤痛,只是把过去当做了一份安详而珍藏。

与茶对坐,与酒对酌,与月对饮,曾经的缱绻缠绵,与风月消遣,最后只能用悲伤刻画自己,用浮云雕刻你的模样,就算能回得到从前,永远回不了当初。当初的那份单纯。把酒在醉梦里消散你的面貌,但要忘了你,谈何容易?你是我一生低吟浅唱的小曲,永生难忘的一场感情戏,喋喋不休的忧伤童话,忘记你、不如忘记我自己。

月光在心田荡漾,思念泛起涟漪,脑海浮现出破碎的脸,不敢伸手触摸,怕一碰就碎,能回忆就足够,不敢奢想太多,总把思恋画成云,写成风,说成婵娟。也许当爱情走后不久,不知你卸妆后是不是也藏着张会哭泣的脸。每次我都在想,能否把爱情和忧伤都挂在墙上展览,并出售。能否把往事和岁月都关在房里,绣成一对鸳鸯。笑笑笑,以为爱情能天长地久,从此,再也不敢懵懂与疏狂。

想佳人,望断多少红尘与炊烟,思绪飘渺,欲眼望穿。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从此,你的爱如含苞待放。此后,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花朵都已陈旧。与其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从此,你在天涯,此后,爱在地角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从此,你若安好,此后,我便是晴天。

晚间宿星点点,悲腔笼罩整个天空,真挚的单纯在云中漫步,一步一场芬芳,懵懂染指青春,狼狈了一朵又一朵的温柔。蝴蝶也有过去,风儿也很缠绵。这一世、无涯。往事醉了箫声,空旷里悠远。岁月的香醇,弹奏一曲古筝,独唱华发早生。情何以堪,把泪轻弹,把痛搁一旁,掩了神伤,藏不住情深如许,浅诉过往,深情流浪,终以飘零做归宿。

来源:网络

赞 (1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